雨天行路难

Puppet

 

她总是抱着侥幸心理,没想到,这次的雨这么急,这么大。雨点像爆豆一样噼噼啪啪地打在她露在雨衣外的瘦长的脸上,蒙住了她的眼睛,使她看不见前边的路,她只好下了车子,抹了抹脸孔上的水再接着行进。路上的水很快形成了流淌的溪流,而且越来越深,有的地方已经看不出其深度,可是她幸运地骑行了过去,不过那水也有膝盖深了,她的膝盖之下早已湿湿的了。时不时有汽车在一旁驶过,不客气地把泥水溅在她的裤腿上。雷一个个地在她身边炸响,她瞥到了一道闪电,是竖的,发着红光,好亮。路旁有高树,她想到雷雨天是不宜在树下的,会不会这树会把雷引到她骑车的地方?于是她一边小心慢行一边想了想她过去做过的事,盘算着有没有罪孽,揣测是不是足以达到被天打五雷轰的程度。一次,那响彻云霄的一声炸雷吓得她一抖,还好,这雷没有击在她身上。

 

   她记得以往较易积水的地方是一个造纸厂的门前,她曾在那里中过一个很深的水坑的埋伏——那里的柏油路面一处破损,有一个较深的坑,下雨天,那里一片积水,骑车的行人往往落入“圈套”,还好,一般摔不了,但也得被颠够戗。由于毕竟雨天不多,她没特意去记那坑在哪儿。因此,这次她路过那里小心谨慎,车行过,水流分两侧,高高地飞向她的鞋袜和裤腿,那水不凉,是温的,终于,过去了,没有遇到那个坑!

 

本以为到街里,就该没有那么深的水了,总开松口气了,没想到了那个每天都走的十字路口,水深处达到了膝盖之上或更高,整个东西马路形成了一条河。她向北走却觉得被奔腾的水流使劲向东推,她被推离了航向。随后,弱不禁风的她,竟被水流冲得离开了地面,那车子也随着她一起向东随水飘移了起来,本来她还手抓着车子,后来,觉到了那不可阻挡的水流在对车子形成巨大的冲力,她只好松手,生命重于车子,看来又得损失一辆车子了——她松手时这么想。在水中,她被迫漂浮着前进,手成了比脚还适用的方向工具——她从未这么走过,能否自己回到路边高处呢?她的心里有这么一点疑问。这个疑问还没能很好地通过实践来解答,就有两个好心的路边人抓住了在水中拍打爬行的她,把她拽上了路边高处,走运的是:车子也被路边的心好的小贩从水流中拖了出来,放在了较高的路旁——那是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小伙子做的。

 

    很早前就听说过:有一个漂亮的外地少妇被街上的大水冲进水坑而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她一直没有太相信,她有点想像不到:油漆马路上也能冲走或淹死人。经历了这次事,她终于相信了那个古老的传说。从前,下雨天,她多数在家,偶尔出行也未经过有这么深河的路面,走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时至今日,她才知道:城里人大雨天也不能轻易出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