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感

(摘自《黑马英语》)

 

    如果你感知远处将要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你过去的梦境有的已经成为现实,那么你也许具有第六感觉,科学家也承认第六感觉的存在,他们正在对此进行研究,以便加深对人类思维的了解。

    你曾经突然预感到你认识的某个人身处险境,事实上他的确如此吗?你自己梦见过成为现实的事情吗?也许你具有超感觉的知觉即第六感。第六感好像可以让人知道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或一段距离之外正在发生的事情。

    请看下面的例子:一个妇女正在洗衣服。突然,她尖叫起来:“我爸爸去世了!我看到他坐在椅子上。”就在那时,来了一封电报。她的父亲死于心脏病,是坐在椅子上死的。

    像这样有记载的故事有许多。科学家正在研究它们,以便找出在这些奇怪的大脑信息之后的东西。再举一个例子——这是许多已经成为现实的梦境之一。

    一个人梦到他正在公路上走着路,这时一辆马车过来了。司机说,“还可以坐一个人。”这个人感觉司机是死神,于是就跑掉了。第二天这个人正要上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司机说,“还可以坐一个人。”接着这个人看到司机的脸正是梦里见到的那张脸,他就没上汽车。汽车开走后就坠毁了,整个汽车成为一团火焰。车里所有的人都丧生了。科学家说第六感觉是存在的。通过对它的研究,总有一天,我们会得知人类思维的更多情况。

 

 

 

关于四维空间

对四维空间,一般人可能认为在长、宽、高轴上,再加上一根时间轴,但对于其具体情况,大部分人仍知之甚少。

  有一位专家曾打过一个比方:让我们先假设一些生活在二维空间的扁片人,他们只有平面概念。假如要将一个二维扁片人关起来,只消用线在他四周画一个圈即可,这样一来,在二维空间的范围内,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个圈。

  现在我们这些生活在三维空间的人对其进行“干涉”。我们只需从第三个方向(即从表示高度的那跟轴的方向),将二维人从圈中取出,再放回二维空间的其他地方即可。

  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在二维扁片人的眼里,却无疑是不可思议的:一个人明明被关在圈内,怎么会忽然消失不见,然后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对我们这些三维人而言,四维空间的情况就与上述解释十分类似。如果我们能克服四维空间,那么,在瞬间跨越三维空间的距离也不是不可能。

  下面再做一个试验:将一些橡皮绳按经纬线的样式编成一张网,将之张平,我们可以将之近似看做是二维平面,然后将一个小球放在网上,橡皮网在小球的重力作用下凹陷,这就形成了三维空间。

  但从空间的内部去观察这个空间,却往往是看不清的,那些二维扁片人并未必意识到他们所生活的空间已经发生了扭曲。当他们从平面来到这个凹陷处,并且这个凹陷已深到了一定程度、或扭曲到一定程度时,二维扁片人也可能自由来往于三维空间。

  这个引起空间扭曲的小球在我们三维世界的例子就是黑洞。黑洞事实上是存在于四维空间的一种现象,或者说,黑洞是连接三维世界与四维空间的通道(当然在下绝不是说“如果谁要去四维空间,就请往黑洞走”,那样只会“死无全尸”而已^O^)。我们有可能通过对黑洞的深入研究,找到克服四维空间的办法。

  现在科学家已经证实,黑洞的存在确实会令周围的空间极度扭曲。根据广义相对论,光线在正常的空间里以直线传播,但当空间扭曲时,光线会随着空间扭曲的方向而扭曲。如果能给一束射进黑洞的光线拍照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光线呈螺旋形指向黑洞中心,因为黑洞的巨大质量已使周围的空间扭曲得不成形了。

  但事实上,这样的照片是拍不出来的。因为黑洞连光线也吸收,我们根本无法通过肉眼看见它,又如何能拍下照片(当然在下指的是普通光学照片,如果是射电天文望远镜,说不定能拍到这奇异的场景)?

  
http://www.rszx.net/jingsai/chu1/homework/14/new_page_3.htm

 

 

                                    人类失踪之迷主题

据国外多家新闻媒体报道:1999年7月2日,在中美洲的哥伦比亚约有一百多名圣教徒,到阿尔里斯

山的山顶去朝拜。这伙圣教徒相信1999年8月“世界末日”来临,他们上山去祈祷上帝的拯救。谁知这伙

教徒上山以后再没有下来,就此失踪了。此事惊动了哥伦比亚X,他们派出了大批警察在阿尔里斯山顶四周大面

积寻找,并出动了直升飞机。近一个月,整个内华达山区查遍,但不见一点踪影。

  1915年12月,英国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场战争,英军诺夫列克将军率领的第四军团准备进攻土耳其的

达达尼尔海峡的军事重地加拉波利亚半岛。那天英军很英勇地一个一个爬上山岗,高举旗帜欢呼着登上山顶。

突然间,空中降下了一片云雾覆盖了一百多米长的山顶,在阳光下呈现淡红色,并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山下用

望远镜观看的指挥官们对此景观也很惊奇。过了片刻,云雾慢慢向空中升起,随即向北飘逝。指挥官们才惊奇

地发现,山顶上的英军土兵们全部消失了。

  诺夫列克将军率领一千多名士兵登上山顶,并亲手插上英国国旗,旗帜还在山顶上飘扬,而人却一个也不

见了。

  更为惊奇的是1978年5月20日,在美国南方的新奥尔良城,在一所中学的操场上,体育老师巴可洛

夫在教几个学生踢足球射门。14岁的巴尔莱克突然一球射入球门,他高兴地跳起来一叫,当着众人的面,眨

眼工夫就失去踪影。

  1975年的一天,莫斯科的地铁里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失踪案。

  那天晚上21点16分,一列地铁列车从白俄罗斯站驶向布莱斯诺站。只需要14分钟列车就可抵达下一

站,谁知这列地铁车在14分钟内,载着满车乘客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列车与乘客的突然失踪迫使全线地

铁暂停,警察和地铁管理人员在内务部派来的专家指挥下,对全莫斯科的地铁线展开了一场地毯式的搜索。但

始终没有找到地铁和满列车的几百名乘客。这些人就在地铁轨道线上神奇地失踪了。

  1990年9月9日,在南美洲委内瑞拉的卡拉加机场控制塔上。人们突然发现一架早已淘汰了的“道格

拉斯型”客机飞临机场,而机场上的雷达根本找不到这架飞机的存在。

  这架飞机降临机场时,立即被警卫人员包围,驾驶员和乘客们走下飞机后,立即问:“我们有什么不正常

?这里是什么地方?”机场人员说:“这里是委内瑞拉,你们从何方来?”飞行员听后惊叫道:“天哪!我们

是泛美航空公司914号班机,由纽约飞往佛罗里达的,怎么会飞到你们这里?误差两千多公里呀!”接着他

马上拿出飞行日记给机场人员看:该机是1955年7月2日起飞的,时隔35年!机场人员吃惊地说:“这

不可能!你们在编故事吧!”后经电传查证,914号班机确实在1955年7月2日从纽约起飞,飞往佛罗

里达,突然途中失踪,一直找不到。当时认为该飞机掉入了大海里,机上的五十多名乘客全部赔偿了死亡保险

金。这些人回到美国的家里,令他们家里X吃一惊。孩子们和亲人都老了,而他们仍和当年一样年轻。美国警方

和科学家们专门检查了这些人的身份证和身体,确认这不是闹剧,而是确凿的事实。

  九十年代的“泰坦尼克”号船长再现更是令人百思不解。“泰坦尼克”号是英国本世纪初制造的,当时堪

称世界上最豪华的超级远洋游轮。1912年4月15日,它在首航北美地途中因触冰山而沉没,在航海史上酿成一起

死亡,失踪1500多人的特大悲剧,然而奇怪的是80年后,也就是1990年和1991年,两名当时的幸存者分别在北

大西洋的冰岛附近被救,一个是船长史密斯先生,另一个是女乘客文妮·考特。更令人惊奇的是二人毫无

衰老迹象,而他们认为这80年只是一瞬间。科学家认为,这80年,他们在另一个时间隧道里。

  目前,科学家们对时空隧道提出了几种理论假说,一是时间停止说。认为时空隧道与地球不是一个时间体

系,它的时光是相对静止的,因而无论失踪了多少年都如同一时一日。过去有“仙界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之

说,这仙界可能就是另一个时空隧道。二是空间可逆说。即时空隧道中的时间是倒转的,失踪者进入这套时间

体系里,有可能回到遥远的过去,然而当时是再次出现逆转时,又把失踪者带回失踪的那一刻,结果就出现了

神秘的再现。三是空间关闭说。时空隧道是客观存在的物质性世界,它看不见也摸不着,对人类生活的物质世

界既关闭又不绝对关闭。有时也偶尔开放一次,这一开就造成了神秘失踪。

  还有的科学家以广义相对论的黑洞理论和宇宙全息论观点为基础,提出一个地球黑洞理论模型,认为在北

纬300之间,至少有3个黑洞波节点,均属强引力区,可吸收电波和光线,这些引力地区随地极的位置变动而变

,飘忽不定,但始终不超出北纬300~400之间,而失踪事件恰恰大都发生在这个范围。还有些科学家从高维空间

来解释这一些现象。“维”这里表示方向。由一个方向确立的空间模式是一维空间,一维空间呈现直线性,只

被长的一个方向确立。由两个方向确立的空间模式是二维空间,二维空间呈面性,被长、宽两个方向确立。同

理,三维空间呈体性,被长、宽、高三个方向确立。四维空间呈时空流动性,被长、宽、高和时间四个方向共

同确立。

  蚂蚁是典型的适应二维空间的生命形式。它们的认知能力只对前后(长)、左右(宽)所确立的面性空间有

感应,不知有上下(高)。尽管它们的身体具有一定的高度,那也只是对三维空间的横截面式的关联。蚂蚁上树

也并不知有高,因为循着身体留下的气味而去,它们在树上只会感知到前后和左右。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游戏:

一群蚂蚁搬运一块食物向巢里爬去。我们用针把食物挑起,放在它们头上很近的地方,所有蚂蚁只会前后左右

在一个面上寻找,决不会向上搜索。对于蚂蚁来说,眼前的食物突然消失实在是个谜。当它们依据自己的认知

能力在被长、宽确立的面上遍寻不着时,这块食物对它们来说就是神秘失踪了,因为这块食物已由二维空间进

入到三维空间里。只有我们把这块食物再放在它们能感知到的面上,蚂蚁才可能重新发现它。这对于蚂蚁来说

,却又是神秘出现了。我们人类是生存在三维空间里的生命形式,我们的认知极限是空间只可能由长、宽、高

确立,并占据一个时间点(现在)。人类社会的万千事物都只能存在于长、宽、高确立的空间和与时间的接触点

“现在”所构成的生存模式中。就是说在四维空间中,长、宽、高形成的体与时间的结合不是一点(现在)。而

是拉长的“现在”,就是我们在三维空间中所认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集合。就像生存于一维

空间的草木不知有二维空间的蚂蚁,二维空间的蚂蚁不知有三维空间的人类一样,我们又怎么知道生存于四维

空间的生命形式呢?它们或许就在我们身边伸手可及的地方。

  种种神奇的失踪与再现,不由得使人们想起了古代一些神话传说。据《述异记》等书载,晋时有个叫王质

的樵夫,上山砍柴,忽闻一阵异香飘过,甚觉奇怪,隧循风而寻,便见对山桃林,花红如染,而唯有一株硕果

累累。王质正觉饥饿,遂摘下一颗吃了,便觉通身舒泰,精神陡增,此时又见数步之外,一巨石旁,有两位老

者下棋。王质不觉凑近细看,一时兴起,不忍离去。十余着棋后,王质偶瞥桃树,却见花已凋零,落英缤纷,

不觉诧异,正自凝思,又见红桃压枝,瞬间已花开无数,王质再无心观棋,便循旧路回到打柴处,发现斧柄与

柴均已腐朽。回到家里,不识一人,一问方知已过百年,道出姓名,众人皆笑,说王质百余年前已葬身樵山。

  以时空黑洞理论看,此传说有一定的现实基础。王质可能误入了另一个时间体系,也就是传说中的“仙境

”。在那里不饥饿、不衰老,那里的时间概念和世俗的时间概念截然不一样。无独有偶,东晋陶潜的《桃花源

记》也记载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有一渔人从桃花源进入一山洞,见秦时避乱者的后裔聚居其间,生活安适,出

来以后,便再也找不到。这山洞也可能是一个新空间。从秦到晋500多年,与世隔绝,渔人误入其内,出来后再

也找不见,与多维时空飘乎不定,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秘性何等相似。传说中的神仙也是说来就来,说走瞬间就

不见了,这实际上是“仙人”在众多的时空之间进行转换。

  尽管古代的神话传说都赋予了一定的思想意义,但从纯科学的角度看,应该说有一定的事实基础,绝不是

凭空捏造。在现在一些发达国家,特别是日本的动画片、科幻片,有相当一部分都涉及到多维时空的内容。这

既是艺术探索,更是科学探索。多维时空的存在,已为科学界公认,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进一步揭开其中的

奥秘。

  失踪事件是经常发生的。但大都能解释,大都有结果。但有一种失踪却很神秘,不可思议,没有原因,没

有踪迹,现代科学无法解释。

  1980年6月5日,我国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八一”泉附近神秘失踪。X出动了直升机,派出了解放军

梳篦子似地多方寻找,结果未见任何踪影。其实在彭加木失踪两年前,也就是1978年5月18日有一位当报务员的

战士张小维也在罗布泊36号地失踪,和彭加木一样神秘,令人不解。

  在四川西南边陲一个小镇,贡川中心小学四年级学生陈冉和刘丹放学回来去草坡割草,明明看见有三只牛

,忽然一个不见了,陈冉向牛吃草的地方跑去,谁知跑着跑着在刘丹的视线里消失了,至今下落不明,所有的

解释都不能说明这一现象的原因。

  70年代未,在埃及首都开罗郊区发生了一起“汽车和人突然失踪”的怪事,一位叫布木坭的年轻人和4个朋

友练飞车绝技,轮到他时,怪事发生了,人和车突然消失,连轮胎走过的痕迹也不见了。有人说被蒸发,有人

说是被一股神力夺去藏到另一个世界里了,但至今无定论。

  在美国洛杉矶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天早上,邮递员约翰汉森投送一封信到百货业区子洛克路夫的公馆,开

门的是女仆妮艾。当女仆刚接过信的一瞬间,邮递员消失了。警方寻找了多年也没有结果。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早已是举世皆知的神秘海域,神秘失踪的飞机和航船不计其数。无独有偶,在太平洋

也有个危险海域,被称为“龙”三角,无数过往的船只到此就莫明其妙地消失了。
据国外多家新闻媒体报道:1999年7月2日,在中美洲的哥伦比亚约有一百多名圣教徒,到阿尔里斯山的

山顶去朝拜。这伙圣教徒相信1999年8月“世界末日”来临,他们上山去祈祷上帝的拯救。谁知这伙教徒

上山以后再没有下来,就此失踪了。此事惊动了哥伦比亚X,他们派出了大批警察在阿尔里斯山顶四周大面积寻

找,并出动了直升飞机。近一个月,整个内华达山区查遍,但不见一点踪影。

  1915年12月,英国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场战争,英军诺夫列克将军率领的第四军团准备进攻土耳其的

达达尼尔海峡的军事重地加拉波利亚半岛。那天英军很英勇地一个一个爬上山岗,高举旗帜欢呼着登上山顶。

突然间,空中降下了一片云雾覆盖了一百多米长的山顶,在阳光下呈现淡红色,并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山下用

望远镜观看的指挥官们对此景观也很惊奇。过了片刻,云雾慢慢向空中升起,随即向北飘逝。指挥官们才惊奇

地发现,山顶上的英军土兵们全部消失了。

  诺夫列克将军率领一千多名士兵登上山顶,并亲手插上英国国旗,旗帜还在山顶上飘扬,而人却一个也不

见了。

  更为惊奇的是1978年5月20日,在美国南方的新奥尔良城,在一所中学的操场上,体育老师巴可洛

夫在教几个学生踢足球射门。14岁的巴尔莱克突然一球射入球门,他高兴地跳起来一叫,当着众人的面,眨

眼工夫就失去踪影。

  1975年的一天,莫斯科的地铁里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失踪案。

  那天晚上21点16分,一列地铁列车从白俄罗斯站驶向布莱斯诺站。只需要14分钟列车就可抵达下一

站,谁知这列地铁车在14分钟内,载着满车乘客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列车与乘客的突然失踪迫使全线地

铁暂停,警察和地铁管理人员在内务部派来的专家指挥下,对全莫斯科的地铁线展开了一场地毯式的搜索。但

始终没有找到地铁和满列车的几百名乘客。这些人就在地铁轨道线上神奇地失踪了。

  1990年9月9日,在南美洲委内瑞拉的卡拉加机场控制塔上。人们突然发现一架早已淘汰了的“道格

拉斯型”客机飞临机场,而机场上的雷达根本找不到这架飞机的存在。

  这架飞机降临机场时,立即被警卫人员包围,驾驶员和乘客们走下飞机后,立即问:“我们有什么不正常

?这里是什么地方?”机场人员说:“这里是委内瑞拉,你们从何方来?”飞行员听后惊叫道:“天哪!我们

是泛美航空公司914号班机,由纽约飞往佛罗里达的,怎么会飞到你们这里?误差两千多公里呀!”接着他

马上拿出飞行日记给机场人员看:该机是1955年7月2日起飞的,时隔35年!机场人员吃惊地说:“这

不可能!你们在编故事吧!”后经电传查证,914号班机确实在1955年7月2日从纽约起飞,飞往佛罗

里达,突然途中失踪,一直找不到。当时认为该飞机掉入了大海里,机上的五十多名乘客全部赔偿了死亡保险

金。这些人回到美国的家里,令他们家里X吃一惊。孩子们和亲人都老了,而他们仍和当年一样年轻。美国警方

和科学家们专门检查了这些人的身份证和身体,确认这不是闹剧,而是确凿的事实。

  九十年代的“泰坦尼克”号船长再现更是令人百思不解。“泰坦尼克”号是英国本世纪初制造的,当时堪

称世界上最豪华的超级远洋游轮。1912年4月15日,它在首航北美地途中因触冰山而沉没,在航海史上酿成一起

死亡,失踪1500多人的特大悲剧,然而奇怪的是80年后,也就是1990年和1991年,两名当时的幸存者分别在北

大西洋的冰岛附近被救,一个是船长史密斯先生,另一个是女乘客文妮·考特。更令人惊奇的是二人毫无

衰老迹象,而他们认为这80年只是一瞬间。科学家认为,这80年,他们在另一个时间隧道里。

  目前,科学家们对时空隧道提出了几种理论假说,一是时间停止说。认为时空隧道与地球不是一个时间体

系,它的时光是相对静止的,因而无论失踪了多少年都如同一时一日。过去有“仙界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之

说,这仙界可能就是另一个时空隧道。二是空间可逆说。即时空隧道中的时间是倒转的,失踪者进入这套时间

体系里,有可能回到遥远的过去,然而当时是再次出现逆转时,又把失踪者带回失踪的那一刻,结果就出现了

神秘的再现。三是空间关闭说。时空隧道是客观存在的物质性世界,它看不见也摸不着,对人类生活的物质世

界既关闭又不绝对关闭。有时也偶尔开放一次,这一开就造成了神秘失踪。

  还有的科学家以广义相对论的黑洞理论和宇宙全息论观点为基础,提出一个地球黑洞理论模型,认为在北

纬300之间,至少有3个黑洞波节点,均属强引力区,可吸收电波和光线,这些引力地区随地极的位置变动而变

,飘忽不定,但始终不超出北纬300~400之间,而失踪事件恰恰大都发生在这个范围。还有些科学家从高维空间

来解释这一些现象。“维”这里表示方向。由一个方向确立的空间模式是一维空间,一维空间呈现直线性,只

被长的一个方向确立。由两个方向确立的空间模式是二维空间,二维空间呈面性,被长、宽两个方向确立。同

理,三维空间呈体性,被长、宽、高三个方向确立。四维空间呈时空流动性,被长、宽、高和时间四个方向共

同确立。

  蚂蚁是典型的适应二维空间的生命形式。它们的认知能力只对前后(长)、左右(宽)所确立的面性空间有

感应,不知有上下(高)。尽管它们的身体具有一定的高度,那也只是对三维空间的横截面式的关联。蚂蚁上树

也并不知有高,因为循着身体留下的气味而去,它们在树上只会感知到前后和左右。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游戏:

一群蚂蚁搬运一块食物向巢里爬去。我们用针把食物挑起,放在它们头上很近的地方,所有蚂蚁只会前后左右

在一个面上寻找,决不会向上搜索。对于蚂蚁来说,眼前的食物突然消失实在是个谜。当它们依据自己的认知

能力在被长、宽确立的面上遍寻不着时,这块食物对它们来说就是神秘失踪了,因为这块食物已由二维空间进

入到三维空间里。只有我们把这块食物再放在它们能感知到的面上,蚂蚁才可能重新发现它。这对于蚂蚁来说

,却又是神秘出现了。我们人类是生存在三维空间里的生命形式,我们的认知极限是空间只可能由长、宽、高

确立,并占据一个时间点(现在)。人类社会的万千事物都只能存在于长、宽、高确立的空间和与时间的接触点

“现在”所构成的生存模式中。就是说在四维空间中,长、宽、高形成的体与时间的结合不是一点(现在)。而

是拉长的“现在”,就是我们在三维空间中所认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集合。就像生存于一维

空间的草木不知有二维空间的蚂蚁,二维空间的蚂蚁不知有三维空间的人类一样,我们又怎么知道生存于四维

空间的生命形式呢?它们或许就在我们身边伸手可及的地方。

  种种神奇的失踪与再现,不由得使人们想起了古代一些神话传说。据《述异记》等书载,晋时有个叫王质

的樵夫,上山砍柴,忽闻一阵异香飘过,甚觉奇怪,隧循风而寻,便见对山桃林,花红如染,而唯有一株硕果

累累。王质正觉饥饿,遂摘下一颗吃了,便觉通身舒泰,精神陡增,此时又见数步之外,一巨石旁,有两位老

者下棋。王质不觉凑近细看,一时兴起,不忍离去。十余着棋后,王质偶瞥桃树,却见花已凋零,落英缤纷,

不觉诧异,正自凝思,又见红桃压枝,瞬间已花开无数,王质再无心观棋,便循旧路回到打柴处,发现斧柄与

柴均已腐朽。回到家里,不识一人,一问方知已过百年,道出姓名,众人皆笑,说王质百余年前已葬身樵山。

  以时空黑洞理论看,此传说有一定的现实基础。王质可能误入了另一个时间体系,也就是传说中的“仙境

”。在那里不饥饿、不衰老,那里的时间概念和世俗的时间概念截然不一样。无独有偶,东晋陶潜的《桃花源

记》也记载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有一渔人从桃花源进入一山洞,见秦时避乱者的后裔聚居其间,生活安适,出

来以后,便再也找不到。这山洞也可能是一个新空间。从秦到晋500多年,与世隔绝,渔人误入其内,出来后再

也找不见,与多维时空飘乎不定,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秘性何等相似。传说中的神仙也是说来就来,说走瞬间就

不见了,这实际上是“仙人”在众多的时空之间进行转换。

  尽管古代的神话传说都赋予了一定的思想意义,但从纯科学的角度看,应该说有一定的事实基础,绝不是

凭空捏造。在现在一些发达国家,特别是日本的动画片、科幻片,有相当一部分都涉及到多维时空的内容。这

既是艺术探索,更是科学探索。多维时空的存在,已为科学界公认,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进一步揭开其中的

奥秘。

  失踪事件是经常发生的。但大都能解释,大都有结果。但有一种失踪却很神秘,不可思议,没有原因,没

有踪迹,现代科学无法解释。

  1980年6月5日,我国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八一”泉附近神秘失踪。X出动了直升机,派出了解放军

梳篦子似地多方寻找,结果未见任何踪影。其实在彭加木失踪两年前,也就是1978年5月18日有一位当报务员的

战士张小维也在罗布泊36号地失踪,和彭加木一样神秘,令人不解。

  在四川西南边陲一个小镇,贡川中心小学四年级学生陈冉和刘丹放学回来去草坡割草,明明看见有三只牛

,忽然一个不见了,陈冉向牛吃草的地方跑去,谁知跑着跑着在刘丹的视线里消失了,至今下落不明,所有的

解释都不能说明这一现象的原因。

  70年代未,在埃及首都开罗郊区发生了一起“汽车和人突然失踪”的怪事,一位叫布木坭的年轻人和4个朋

友练飞车绝技,轮到他时,怪事发生了,人和车突然消失,连轮胎走过的痕迹也不见了。有人说被蒸发,有人

说是被一股神力夺去藏到另一个世界里了,但至今无定论。

  在美国洛杉矶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天早上,邮递员约翰汉森投送一封信到百货业区子洛克路夫的公馆,开

门的是女仆妮艾。当女仆刚接过信的一瞬间,邮递员消失了。警方寻找了多年也没有结果。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早已是举世皆知的神秘海域,神秘失踪的飞机和航船不计其数。无独有偶,在太平洋

也有个危险海域,被称为“龙”三角,无数过往的船只到此就莫明其妙地消失了。